|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相約在金秋——中國作家看兗礦活動特寫

文章來源:中國煤礦文化網 作者:李舍 時間:2011年09月23日 字體:

  兗礦有約
  夢了多少年,今天終于來到了兗礦集團。原來還有點懷疑你只是為了讓我買‘兗州煤業’股而自夸自話,今天這一看啊,果然名不虛傳!2011年9月19日晚上8點多,從山西大同煤礦趕來的舊友,一邊與筆者握手一邊感嘆。
  這才哪兒跟哪兒啊,下面還有好多礦呢,別著急,以后幾天慢慢看,今天旅途勞頓,先好好休息。
  晚上10點多,兗礦賓館門前仍車來車往,集團公司文體中心的工作人員還在忙著接站,大廳內相關領導還在召開會議,把活動的議程再梳理再確定為了讓來自全國各地的作家們能有賓至如歸的感覺,由中國煤礦文聯、中國煤礦作協、《陽光雜志》共同主辦,兗礦集團承辦的中國作家看兗礦暨第五屆中國煤礦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活動從籌辦到開班,像這樣的臨時性小會,他們通常隨時隨地召開。
  直到來自70多個單位100多名作家全部報到入住,工作人員才算松了口氣。
  文字是人們心靈交流的工具,也是架設友誼的橋梁。或許,世間再也沒有以文字交心的友誼更加純凈了。這次在兗礦相約,實際上也是許多好朋友的再次相逢。
  金秋時節又逢君!文友們相互感嘆著雙手相握、熱烈擁抱,繼而眼睛濕潤。
  久別重逢,一群激揚文字的操刀者又怎能壓抑汪洋似海的激情;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孔孟之鄉,儒學圣地,又怎忍讓朋友失望。于是乎,也不看表針將要指向零點,也不管什么文壇大腕兒小腕兒,呼啦啦出了賓館,滿大街尋找鄒城的特色小吃店,鬧到夜里3點竟渾然不覺。不管吃與不吃,喝與不喝,大家為的是用文字串到一起來的真摯情懷。
  回吧回吧,同志們,明天一大早我還要講課。孟老師終于忍不住開始催促。
  咱們兗礦也真是奇怪,我這還是第一次見先講課后舉辦開幕式的。
  呵,這不怪你們啊!主要是這季節好。金秋豐收,你們的活動和茅盾文學獎頒獎活動的時間沖突了。這也是一種榮耀啊,畢竟這樣的巧事也不好趕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回去休息。

  傳經送寶
  為什么作家的精力如此充沛,因為他們內心裝著整個世界,憂著人世滄桑,往往沉醉在自己的精神王國里,渾忘世間凡俗。20日上午的課堂內大家依然精神抖擻,激情滿懷,講課的講得神采飛揚,聽課的聽得一絲不茍,會場里靜得能聽見筆尖與紙張磨擦出的沙沙聲響。這種場面,或許只有文學的會議上才會有,這真的讓人非常感動,因為無論是講者或是聽者,都試圖通過古老的方塊字撫慰心靈。
  沈陽師范大學教授、著名評論家孟繁華開篇第一講,從現代、后現代兩場文學革命講到中國作家的文學觀念及文學素養;分析當代文學究竟發生了什么講到當下文學創作存在的問題。他講道:中國現代的鄉村已變成了破碎式的片段,中國傳統文化已漸行漸遠,若干年后面對長成一個模樣的鄉村,不知將如何構建自己的鄉土中國?
  《小說選刊》副主編秦萬里說,你的日子就是小說,貼近生活是作家必不可少的功課,有一定的生活基礎后,你才能將夢想的人物放置在精心構筑的天堂里,賦于他們靈魂,讓他們或哭或笑或鮮活。
  他講完這段話,現場爆以熱烈的掌聲。因為,深諳寫作之道的人都懂得,這聽似簡單,卻需作家們不斷修練才能達到。基于此,當主持人和授課老師鼓勵大家踴躍提問題進行自由交流時,大家面面相覷,在這個為他人做了半輩子嫁衣裳的老編輯面前,竟不知再問些什么?
  20日下午最讓人期待的當是劉慶邦的課了,這位中國煤礦作協的主席,以煤礦題材為主的著名作家,從儒、釋、道到人類的悲憫情懷,從創作的實與虛到出世入世再超世的精神境界,從功利哲學到務實哲學,從文以載道到越來越強調文學的實用性劉慶邦先生高屋建瓴,將自己的創作經驗毫不保留地傳遞給煤礦作者,期望他們以煤礦為魂,創造出優秀的文學作品。

  隆重開幕
  中國煤礦文聯主席梁嘉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作協副主席陳建功,中國煤礦文化宣傳基金會理事長、中國煤礦文聯副主席龐崇婭,山東省作協主席、當代著名作家、第八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張煒,省煤礦工會主席劉寧
  21日大早,諸位作家早早來到兗礦會議中心,望著布署一新的主席臺,默默數著這些蒞臨現場的領導名單,靜靜期待著中國作家看兗礦暨第五屆中國煤礦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活動開幕儀式的啟動。
  在雷鳴般的掌聲中,于會領導與老師款款步入會場,臺上滿滿坐了17位,臺下前排坐了約20多位,于文學活動來說,這次盛會在兗礦前所未有。
  閱歷豐富,德高望重的陳建功先生,對煤礦有著特殊的感情,他鼓勵來自煤炭行業的中青年作家把煤礦當作永不枯竭的寫作源泉,在兗礦集團這種天地人和的大環境中,用有力的筆觸寫出無愧于時代的篇章。
  中國煤礦文聯主席梁嘉琨先生,要求大家多思考煤礦文學的走向,充分利用對煤礦工人、對煤的真摯情感,借此次活動的機會,了解兗礦的責任文化,感受兗礦在傳承與繼承中不斷發展的時代精神,創造出優秀作品。
  領完茅獎匆匆趕來的省作協主席張煒先生,此刻坐在主席臺上卻是那么的鎮定自若,他不講獲獎,不談自我,說出的話卻是那么地貼心潤肺、自然親切。他說,今天能來到兗礦集團非常高興,實際上文學創作就像挖煤,只不過一個是在地層深處開拓,一個是在精神領域探索,無論哪一種探索,都是在用智慧和辛勤的勞動去挖掘光明,奉獻光熱。兗礦的作家和詩人已經是山東省文學界一支很重要的力量,希望兗礦的文學創作者珍惜機遇、俯下身子,寫出更多更好反映煤炭工人風貌的作品。
  雷達,這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在中國文壇雷掃一大片的人物來看兗礦了,他講了歷屆茅獎的評選概略及長、中、短篇小說的創作手法和遇到的問題,指出了當下小說創作中原創性匱乏、創新力不強、寫鄉土的太多等問題,并提出了優秀的作品必需寫人性,并將人性貫穿始終的文學觀念,讓兗礦的文字寫作者受益匪淺。
  集團公司黨委副書記宋國希望大家通過這次看兗礦活動,全方位審視兗礦,近距離感受兗礦,多角度描繪兗礦,向外界展示一個主業突出、核心競爭力強的國際化企業集團形象。并對兗礦的文學創作給予了高度關注,對兗礦作者的創作現況進行了鼓勵和肯定,大家紛紛表示,今后一定辛勤筆耕,爭取寫出量多質優的文學佳作。

  基層采風
  21日下午,帶著各位老師的美好祝福,帶著兗礦領導的殷殷期望,來看兗礦的學者、師長、作家們在集團公司紀委書記、工會主席周壽成的陪同下。乘坐四輛大小中巴,在警車的一路引領下,分別到興隆、濟三煤礦采風,井口安全文化中心、專題片《中國礦井排頭兵》,堅持走大規模、低成本、高效益和品牌制勝發展之路的興隆煤礦,給作家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濟三礦現代的調度指揮中心、安全文化長廊、工業廣場、泗河口煤港等參觀現場,激起了作家們的創作欲望。時值傍晚,從泗河口煤港乘船游覽微山湖,望著美麗的微湖夕照,作家們對濟三礦優越的地理位置,精致的人文環境贊不絕口。
  22日上午的嶧山之行、孟俯之旅,行程匆匆,浮光掠影,讓作家們沉醉不知歸路,以至于晚了送別宴會預期的時間兗礦集團一座座龐大的現代化礦井,人文資源豐富的孟子故里,熱情好客的東道主,只讓作家們感到相聚的時間太短,直到下午離會,很多作家朋友沒有急于歸家,而是轉道曲阜、泰安來自四川攀枝花攀煤集團的朋友,來自寧夏石嘴山惠農區金能煤業公司的朋友,來自黑龍江省雞西、雙鴨山、龍煤集團等遠路的朋友,都紛紛表示,不把山東的一山一水一圣人全都看個遍,他們心不甘,他們期待以后類似的活動多在兗礦舉辦。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上一篇:沒有了!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组六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