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書法創作中的情感投射

文章來源:《新華日報》 作者:徐燕 時間:2019年06月07日 字體:

藝術是情感催化出來的產品,藝術史上很多故事已經證明,具有頑強生命力的作品,一定是作者用旺盛的激情創作出來的,無論是音樂、文學,還是繪畫、書法,等等。就書法而言,由于點畫、線條比較抽象,表面上看僅僅是對漢字的書寫,但成功的書作往往能細微地展示書寫者的情感投射。

書法史上不乏這樣的例子。我們可以從王羲之的《蘭亭序》中感受其書寫時的愉悅流暢;顏真卿《祭侄文稿》中,字跡從行書逐漸轉為行草,速度越來越快,作者的感情也越來越悲憤;蘇軾的《黃州寒食詩帖》同樣可見其情感變化。簡而言之,飽含感情的書寫,才具有動人心魄的力量,否則就是賬房先生的機械書寫。

創作時的激情如何轉化為作品中可辨認的感情脈絡,是很多書家都在探索的問題。現在有些書家喜歡在書寫前或書寫過程中大喊大叫,手舞足蹈,這些書寫者可能確實有一股筆墨不足以表現、只能輔以其他手段一起展示的創作激情,這種做法無可厚非。但實際上,這套“行為藝術”,唐代草書大家張旭早就玩過了,他在創作前常大喊大叫,創作過程中甚至以頭濡墨,現在人們仍然可以從他狂放不羈的作品中感知其創作時的滿腔熱情。但我認為,如果作品不成功,再激烈花哨的動作也是多余的,如果作品是成功的,即使不考察書寫者的書寫過程如何,作品本身也會說話。

書法創作尤其是草書創作必須投入充沛的創作激情,這是毫無疑問的。不過,書寫者并不是隨時可以調集激情,激情是一個逐漸蓄積的過程。怎么蓄積?平時多讀帖、多臨寫,體會古人法帖中極細微的妙處,是一種重要途徑,因為這種途徑其實是一個積聚書寫沖動的過程,就像文學創作中靈感的孕育,在產生強烈的書寫沖動之際落筆,作品的面貌就會與平時大不相同。草書大家張旭的楷書十分精到,從流傳下來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并不是一味癲狂,他也有很安靜、很用功的時候,在那些時間段里,他不僅在修煉書法的基本功,我們也可以認為他是在積聚創作狂草的激情。靜極思動,精于楷書的張旭,會借著酒精的催化,激情噴薄而出、呼嘯而來,寫出震古爍今的狂草名作。

很多論者認為,明代徐渭書法中的情感張力不遜于張旭。徐渭留下來的草書作品很少,如果仔細考察他的行書和行草書,都能感覺其情感變化。抽象的書法能呈現如此豐富蘊藉的感情,真是了不起!

講究筆法精到的小楷也能體現作者的情感流動嗎?孫過庭在《書譜》中早就說過,王羲之寫《樂毅》則情多怫郁,書《黃庭經》則怡懌虛無。這告訴我們,書寫的內容不同,書寫者的精神狀態和情感傾注就不同。實際上,早于王羲之的鐘繇,其傳世小楷法帖,每一種都有不同的風姿,因時因情而異。要達到這樣的境界確實非常難,但這應該是每個有志于書法事業的人追求的目標。

(作者為江蘇省書法家協會副秘書長)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组六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