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跨語際對話: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學面向”研討會在京召開

作者:虞婧 時間:2019年04月24日 字體:

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谷雨時節的臨近給春日的北京帶來了些許濕潤,4月19日,參加魯迅文學院“2019國際寫作計劃”的10位外國作家走進了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這所“小而美”的中國高校,與陳喜儒、寧肯、徐則臣等中國作家展開對話。

研討會現場

這是一次命題為“跨語際對話: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學面向”的討論,中國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院長吉狄馬加,北二外文傳院院長裴登峰出席了活動,魯迅文學 院副院長徐可主持會議。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 北二外文化與傳播學院、北二外中華文化研究院、北二外中國文藝評論基地、北二外歐洲學院、北二外國際交流與合作處的師生們也都紛紛趕來聆聽。

世界場域中,文學能說點什么?

今天的人類,置身于全球化背景下,面臨更為復雜的世界。資本自由流動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不同國家、經濟體在文化、貿易等不同領域出現爭端,需要通過對話解 決。不同場域中,有形與無形的對話交鋒,俯仰之間皆是力道與智慧。那么,文學在其中占有怎樣的一席之地?文學的對話又可以觸及和解決什么?

與會專家、作家研討

“每一個作家都獨立存在,卻又不曾置身于今日的生活之外。”吉狄馬加談到,在當下討論跨語際對話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問題具有特殊意義。世界上的哪一個區域 發生了災難,都不是局部的,而是全人類的災難。如何發揮文學的作用,通過文學的跨語際對話來促進交流,通過文學走進人類的心靈,推動世界和平和人類共同進 步,是我們所關心的問題。在一個被資本、信息高度聯結的世界,人類生存空間不斷被擠壓,生活在這個時代的思想家、哲學家、作家也都在思考,怎么能在今天這 樣一個世界,為更加和諧、美好、人道的人類社會來做出一份貢獻。“從文學、文化、精神層面的交流出發,真正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們都有一份責任。”

“我曾經在捷克書展上被問到:用一句話回答,文學是什么。”寧肯想了很久,有了答案:文學對他而言,是一把椅子。他覺得自己每天坐在椅子上寫作,與世界保 持的是一種平等,或者也可以是對峙的關系。“不是站著的,俯視的、緊張的、批判的姿態,而應是思考的、觀察的、想象的,這樣一種坐著的姿態。我對世界保持 一定客觀性,所以我和世界是平等的,無論世界怎樣,個人的主體性應該存在。世界再強大,你應該保證自己的獨立性。”同時,對峙不是對抗,對抗是像摔跤一樣 的糾纏,而對峙是無形的互不承認,是始終保持審視態度。在他看來,文學作品是可以溝通的,且正是通過這樣一種“我和世界”的關系構成一種最大范圍的理解。 文學最重要的也是溝通,一個美國人可以通過一個中國作家的小說讀到他自己,而不僅僅是了解了中國社會,那就是因為共鳴與共通抵達了心靈與情感。所以,文學 可以發揮作用,正是因為文學在心靈、情感上可以是一個共同體,有了這種共鳴,這個世界的聯系才會更強。

我們消費了Netflix,就成了全球人?

“在許多國際文學活動的開幕式中,文學被欣然賦予了跨越國界、凝聚人心的角色。但實際情況是怎樣的呢?在文學作品中,哪些邊界是被跨越的,到底是什么把人 心凝聚起來了?”德國作家馬蒂亞斯?波利蒂基談到了他一直以來的思索。他煩惱的是,今天真正的跨文化融合好像更多地發生在社交媒體Netflix上,發生 在某些“有影響力的人”的帖子上,發生在視頻網站上,人們消費這些東西,仿佛就此變成了全球人。“我其實心急如焚地看著我們古老的文化社會在無情地解 體。”馬蒂亞斯?波利蒂基說到,他不相信只有一個世界,只有一種人類,不相信“一致”的世界文化。他相信的是不同文化的并行共存,這正是世界的豐富之處。

“今天可能到了一個尋找差異性的時代。”在徐則臣看來,共性固然需要,但中外作家交流變多以后,會發現全球化正在使這個世界變得平面、透明、趨同。“這個 時候,文學的價值是什么?”他認為,文學是一種分數,區別不在分子,而在分母。除了看到相同的那部分,大家可能更愿意看到不同的那部分。“文學情感的共同 體既建立在共同上,也建立在差異上。這種差異不是稀奇古怪,不是非要刻意區別,而是根植在骨子里的,內部多民族的文化差異性,是民族文化與品格。”

無招勝有招,記錄與愛對抗流逝

文學究竟能發揮什么樣的作用?作家們到底能做些什么?“我相信,真正強大的文學可以幫助人類穿越欺騙和謊言,抵達旅程的目的地。”在保加利亞作家茲德拉夫 科?伊蒂莫娃心中,人類經歷了重重災難、戰爭、饑餓,是文學戰勝了絕望,賦予詩人和作家以能力,塑造出最輝煌的形象和人物。文學是人類共同的心靈,是人類 共同的記憶,是人類通向未來的道路。同時,文學也是一個民族最真實的面貌,揭示了人的思維方式、民族性格和民族特色。作為一個作家,她時刻準備著。作家的 創作構成了展開對話的基石,最終目標是使地球成為每個人的自由家園。她渴望了解,愿意積極傳播世界各地作家創作的優秀作品,用母語翻譯推介到自己的國家, 使之成為構建一個人類共同體持續努力的動力。

今天,地球上生活著數百個民族,他們說著自己的語言,發展著自己的文化。也許,正如馬蒂亞斯?波利蒂基所說,面對全球化的文化產業,文學似乎顯得越來越無力。然而,作家仍然可以葆有力量,把他所珍愛的一切,傳遞給世人,對抗時間的流逝。至少,在他的書中。

中外作家合影(左起:吉布提作家切赫?瓦塔,保加利亞作家茲德拉夫科?伊蒂莫娃,中國作家徐則臣,澳大利亞作家馬克?特里尼克)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组六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