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以《云中記》回望汶川浩劫 阿來:讓我歌頌生命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高凱 時間:2019年05月27日 字體:

醞釀十載,阿來在《塵埃落定》之后推出力作《云中記》,25日,這位著名作家在北京談及自己新作的創作源起。

阿來曾經以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獲第五屆茅盾文學獎,以中篇小說《蘑菇圈》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是中國文壇的“雙冠王”。對于《云中記》,他坦言自己早有創作沖動,但遲遲未敢動筆。

“‘5·12’發生的第二天我就去了地震災區,看到很多毀滅,看到很多死亡,當然更看到很多傷痛。那個時候就開始思考一個問題,這么多生命的消失,我們在苦難悲傷之外是否發現另外一種東西,生命里最高貴的那些東西。那時候白天幫著救援,晚上聽到失去親人的人們的哀泣,我睡不著,覺得有東西需要思考,要寫出來,但是那時候,我不知從何說起。”

“去年紀念日,我正在寫作一部新的長篇小說,下午兩點二十八分,城里響起致哀的號笛。長長的嘶鳴聲中,我突然淚流滿面。十年間,經歷過的一切,看見的一切,一幕幕在眼前重現。我感到突然被激活了。”

阿來說,他就此關閉了之前寫了一半的文件,開始創作《云中記》。

“我要用頌詩的方式來書寫一個殞滅的故事,關于生命,關于死亡,尤其經歷巨大災難后我們的幸存者在自己的生命建構中,經過這樣的洗禮又得到什么。讓我歌頌生命,甚至死亡。”阿來說。

《云中記》講述了汶川地震后,四川一個三百多人的藏族村落,傷亡一百余人,并且根據地質檢測,村子所在的山坡將在幾年內發生滑坡,于是在政府的幫助下,整村搬遷至一個安全的地方。村里祭師總是惦念著那些死去的人,最終決定以自己的方式去照顧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靈……

阿來說,他一直是在莫扎特《安魂曲》的陪伴下創作《云中記》的,“寫作這本書時,我心中總回想著《安魂曲》莊重而悲憫的吟唱”。

《云中記》講述“云中村”的隕滅與重生,阿來沒有把重點放在人的悲痛與無助上,而是著力于廢墟之后的新生。在傳統與現代、鬼與神的辯證思考與敘述中,呈現了生與死、光明與黑暗、自然與人類等彼此依存、互相轉化的狀態。

“我愿意寫出生命所經歷的磨難、罪過、悲苦,但我更愿意寫出經歷過這一切后,生命所呈現出的意義。”阿來說。

《云中記》中的阿來一如從前,行文流暢自由,情感飽滿厚實,文字充斥著草木之靈與人性之美。

“一段時間以來,人們好像更重視文學作品中的故事和人物,但我始終認為語言是文學的根本,語言的美感和講究,是絕對不應該忽視的。”阿來說。

在曾經的《塵埃落定》中,阿來展示的是一個現代化的大勢來到藏地的必然過程,此次《云中記》中,一個古老的藏族鄉村徘徊在現代世界與舊傳統之間,阿來再度審視著現代性是如何深刻地改變了中國鄉村的面貌。

對于文明的前進與改變,阿來表示,“我持有的態度是時不時停下來看看,不僅看前方,也應該回首來路,甚至環顧四周。”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關閉窗口]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文章

组六杀号技巧